如果我们深入查看作品,就会发现画面中情景的随意性不过是表象:“布拉诺”中缓缓荡漾的流水定格在一个精心计算的时刻:就像是有人从画面外丢了块石头进水,才有了那同心圆一般的水波纹理。“篓”中选择描绘的篮筐局部,画面里有种内部的组合张力感,使得画面完整。篮筐的物质性通过颜色的精心选择被一丝不苟的呈现在画布上,重点部分则通过不同表面的反光来实现。

圆桌表面斑驳开裂的精致纹理,水面的圆形波纹及“眼”中的些微色差,这几张作品可置于一类。它们的画面在具体性状的隐藏与表明之间游移不定。即可看作是协调的抽象绘画,也可看作是具象绘画。由此张慧避免了抽象或具象的归属问题——独具慧心的游走在两者之间。
张慧深知事物,场所和时间超越图像自身的本质。在艺术家构建的图像空间内,这些元素焕发着熠熠光辉,无比庄严神秘。

托比亚斯•鲍克,艺术评论人

< 上一页 | 下一页 >